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校长,真心不容易

最后更新于:2019-07-17 16:53:32

我自己创业的过程中,前几年遇到一些特殊的困难,比如造桥修立交把我们门口的马路封了一年多,公交线路全部停掉,完全没有办法正常招生,第一年一直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,几次都感觉撑不下去了,疲倦辛苦还好说,关键是没有人可以交流。

十年前,我们同城校长都不来往,也不像现在到处有行业会议,还没有微信,自己一个人就像在一个孤岛。

我家人一开始非常反对我办学校,所以我在家里从来不说学校的事。

为了团队的稳定,我只给大家打气,永远都是自信满满,充满力量,从来不在老师面前诉苦。

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校长,真心不容易

不了解我们这个行业的人,总以为我们赚钱很容易。

其实很多学校前两年都只是现金流打平,按权责发生制的财务记账都是亏损的,后期虽然有一点盈利,但是又赶紧得发展分校,否则老师们就会觉得没有成长空间,规模太小,老师太少,教研和团建都有很大的困难。

我的学校是从零开始,没有任何资源,缺少资金,遇到很多困难,才慢慢发展起来的,我太了解一个学校初创时期的困难,以及校长们为了克服这些困难付出了多少汗水和泪水。

不是这个行业的人很少能真正了解我们,年轻老师也很少能知道校长面临着什么样的压力,我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:

1

工商税务消防城管的麻烦,现在有些城市在查资质,发现大量的机构没有资质,如果一个行业搞得大量的机构没有资质,是机构的问题还是政府的问题?很多城市靠正常途径无法办证,需要托关系找人才能办到,这给权利寻租提供了空间。

政府部门管理的弹性太大,我听说有一家学校,因为单页上印了“最好,第一”这类词语,被工商罚了50万。

我曾经被员工诬告没有签劳动合同(偷了劳动合同,再告没签劳动合同),被罚了好几万。

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,校长只能硬着头皮去处理,不善交际的校长往往会觉得心力交瘁。

2

资金的压力,小微机构很难贷款,我们这个行业很辛苦,官二代富二代不会有兴趣,很多校长投资一个学校,基本上是靠过去的积蓄,前期一般是亏损的,每月发工资都会焦虑,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扭亏为盈,因为预收了学费,想不做的话,要办理退费,还要一笔资金。

3

房子的压力,有的学校熬了几年,好不容易做到微利,结果没想到房东把房子收回,只能重新找房子,离原来近还好,离得远肯定会损失很多学生,学校又要重新投入装修,几乎就是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
我第一个校区做得不错,面积也很大,后来听说要拆迁,我很担心,为了转移风险,很快又投资了几个校区,资金压力很大。

还有的房东,每年涨价,现在培训机构的竞争加剧,大机构都在做免费课抢夺生源,小机构也只能跟进,房租涨价和免费课导致盈利困难,也导致行业门槛提高,校长们的压力很大。

4

家长投诉,有时候确实会遇到不讲理的家长,提些无理的要求,你不答应就在前台闹,还有些家长,学生送来上课,试听课以后继续上却不交学费,前台打电话去催费,还出言不逊,把前台老师给骂哭了。校长们处理这些问题真是头疼。

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校长,真心不容易

5

学生安全问题,我们曾经有个孩子摔倒的时候,不巧摔在桌角,后脑勺鲜血直流,我当时吓得腿都软了,急送医院,幸亏家长比较通情达理,没有责怪我们。

我以前很喜欢旅游,但是创业后,就没有这样的闲情了,只要学校里有学生在上课,我待在学校里更安心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,直到团队培养起来以后才好转。

6

老师离职,甚至带走学生,每一个老师离职,都要去安抚家长。培训机构和别的行业不同,制造业流水线上走了一个员工,对客户没什么影响,新人培训也容易,而培训行业,老师从小白到名师,学校支付了很高的培训成本,老师离职,学校损失很大,如果再带走学生,很多校长都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,很多校长给我打电话说这样的事,说着说着就哭了。

7

很多校长在创业前没有任何管理经验,面对管理时出现的种种困难,心有余而力不足,经常压力很大。

8

校长长年超负荷工作,特别是周末也要工作,陪家人的时间特别少,往往得不到家人的理解,自己的孩子也照顾得很少,经常对孩子感到歉疚。

我在创业的前几年,压力都自己抗,完全没有同行交流,自己在黑暗中摸索,那种孤独的感受刻骨铭心。

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校长,真心不容易

一直支撑我坚持下去的信念就是:我的工作帮助了很多孩子提升了学习效率,帮助了很多家庭改善了亲子关系,它有巨大的社会价值,我必须坚持下去。

后来2010年因为加盟了一家机构,我认识了很多同行,那时候我学校已经摆脱了生存危机,大家都觉得我学校发展得不错,纷纷要求向我们学习,我看到很多同行在几百学生的规模遇到瓶颈,特别想帮助大家,每一个校长对我诉说困难,我就好像看到过去那个在黑暗中摸索没有人帮助的自己,我花费一些精力去和他(她)交流,把自己积累十年的行业经验拿出来分享,我知道对他们的价值很高,能让他们少走很多弯路,还有能让他们不再感到孤独。

每一个校长都能影响到几百个孩子,我们去帮助校长,同样会有巨大的社会价值。

我们必须坚持下去。